一肖中特公开验证
當前位置: 深圳新聞網首頁>深圳新聞>深圳要聞>

立遺囑要“防兒媳防女婿”? 這些深圳人的選擇是……

條評論立即評論

立遺囑要“防兒媳防女婿”? 這些深圳人的選擇是……

分享
人工智能朗讀:

截至2019年3月20日,已有6636人成功在深圳遺囑庫辦理了遺囑登記與保管手續。深圳遺囑庫的那些遺囑背后,閃現著深圳人對家人和親情的維護。

原標題:立遺囑要“防兒媳防女婿”? 這些深圳人的選擇是……

截至2019年3月20日,已有6636人成功在深圳遺囑庫辦理了遺囑登記與保管手續。

深圳遺囑庫的那些遺囑背后,閃現著深圳人對家人和親情的維護。

立遺囑分配遺產要“防兒媳防女婿”?此前,中華遺囑庫向社會發布的《中華遺囑庫白皮書(2013-2017)》中,“99.93%的老人選擇‘防兒媳女婿條款’”,這迅速引發網絡熱烈討論。近日,晶報記者走進深圳遺囑庫深入采訪,發現其實不少深圳人在立遺囑面對兒媳、女婿等家庭成員的繼承問題時,作出了不一樣的親情選擇。

面對“防兒媳防女婿”條款老夫妻選擇的是維護子女婚姻

在深圳遺囑庫值班的律師陳澤洪看來,遺囑上的“防兒媳女婿條款”很正常,該條款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十八條和第十九條的規定,按照立遺囑人的意愿對其繼承人和受遺贈人所繼承及受遺贈的財產明確為夫妻或者個人的財產。

深圳遺囑庫的工作人員為當事人訂立遺囑時,都會按照程序向立遺囑人確認:如繼承人和受遺贈人繼承及受遺贈遺產時有配偶的,繼承人和受遺贈人所繼承及受遺贈財產和權益是否是繼承人或受遺贈人的個人財產?隨后根據立遺囑人的意愿形成遺囑條文,明確財產繼承及受遺贈的財產性質。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通過遺囑或贈與合同中確定只歸夫或妻一方的財產,不屬于夫妻共同財產”。

在協助立遺囑人訂立遺囑時,陳澤洪親眼目睹不少人在面對這一條款時,有思考,有猶豫,有遲疑。他記得為一對老夫妻立遺囑時,在面對是否選擇“防兒媳女婿條款”時,老人猶豫不決。原來,這對老夫妻在兒子婚前給他買了一套房子,寫的是兒子名字。兒子結婚后,兩老想跟兒子住在一起,兒子兒媳又買下了隔壁的一套房,登記在老夫妻名下。

當這對老夫妻立遺囑的時候,就要面對選擇是否由兒子繼承房產及是否是兒子個人財產的問題。他們咨詢律師時,陳澤洪給他們的建議是:房產由兒媳受遺贈,且無須指定是兒媳的個人財產或者夫妻共同財產。

為什么給這樣的建議呢?陳澤洪向老夫妻解釋:他們名下這套房子實際上是兒子兒媳婚后共同出錢購買的,但因為登記在老兩口名下,所以從法律上來說是屬于這對老夫妻的財產。如果這對老夫妻通過訂立遺囑的方式,把這套房產由兒媳受遺贈,當遺囑生效后,房產證上看起來兒媳占有100%份額,但實際遺囑不指定是兒媳的個人財產,所以房產屬于兒子和兒媳的夫妻共同財產,雙方各占有50%的份額。可是如果他們選擇只留給兒子,遺囑生效后,就相當于兩套房產證上都是兒子的名字,可能會讓兒媳心生芥蒂,進而影響到小兩口的夫妻感情。

寫兒媳的名字,既符合實際情況,又能表達對兒媳的肯定與信任,老兩口當場就決定聽取陳澤洪的建議。

“所謂遺囑中‘防兒媳女婿條款’,其實深圳的老人們都是根據自己的家庭情況而設定的,不是那么簡單地就一定要留給自己的子女。父母都是希望子女能家庭幸福的,他們不會為了防兒媳女婿而輕易影響子女的家庭關系。”陳澤洪深有感觸地說。

破解“防兒媳女婿”繼承難題

立孫輩為指定受遺贈人

“其實這都是老人們的心意,想著在百年之后也能保護自己的孩子。”深圳市幸福和諧繼承服務中心副主任周思奇在工作中經常聽到立遺囑的老人們說,看到自己孩子與另一半和睦相處,是他們最大的心愿。如果孩子的婚姻幸福,遺產的歸屬并不會成為現實問題。面對無法預知的未來,他們能做的就是盡最大能力保護自己的孩子,如果孩子和另一半的婚姻關系結束了,起碼父母的遺產能成為他們留給孩子最后的庇護。

周思奇稱,也有一些老人在這個問題上發揮了維護家庭關系的智慧,做了新的選擇,那就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爭議,直接將孫輩作為指定的受遺贈人。如今在深圳,將孫子作為受遺贈人的老人不在少數。由于年輕人忙于工作,大多數孫輩都是老人帶大,彼此關系密切,所以老人愿意將財產全數留給孫輩。

當然,也有市民明確表示不會選擇“防兒媳女婿條款”。在一場深圳遺囑庫進社區的法律講座上,一位來咨詢的王先生就認為,自己的兒女何嘗不是人家的兒媳或女婿?無論是兒媳還是女婿,都是一家人,出于尊重應該也將他們納入到繼承范圍內。在深圳遺囑庫保管的這些遺囑中,有一些老人就選擇了將遺產作為兒女夫妻共同財產。

立遺囑新特點

獨生子女父母成“主力”

立不立遺囑,有人覺得沒什么關系。其實,在法律制度越來越健全、法治觀念越來越強的今天,很多事情已經不是那么“理所當然”了。從湖南來深圳工作的陳小姐,就遇到了自己作為獨生子女卻無法完全繼承父母房產的情況。

陳小姐的父母意外離世,沒有留下遺囑,作為獨生子女,陳小姐理所當然認為父母留下的一套房產,自己就是唯一的繼承人。可是她前往辦理房產過戶手續時,卻被告知其奶奶也是繼承人,奶奶必須先放棄繼承權,房產才能過戶到她的名下。

陳小姐的奶奶已經90歲高齡,身體還算硬朗,陳小姐沒想到的是當她跟奶奶提出此事時,奶奶卻沒有放棄繼承權的意思。于是,陳小姐和奶奶依法分別繼承了相應的房產份額。

但事情發展并沒有到此結束。陳小姐通過咨詢律師了解到:如果奶奶去世了,奶奶繼承的這部分房產還會由她的叔叔和姑姑們分別繼承。沒想到一套房子會冒出這么多繼承人,她感嘆說:“如果父母生前提前立好遺囑,現在也就不會有這么復雜的情況了。”

深圳遺囑庫公益律師團副秘書長崔衛群說,以前很多獨生子女家庭認為孩子就是唯一的繼承人,事實上法律規定的繼承順序依次是配偶、子女、父母等。在沒有立遺囑的情況下,除了子女外,其他法定繼承人也可參與繼承遺產。

過去,市民立遺囑多是為了防范因為子女多而出現家庭財產糾紛,但如今獨生子女家庭居多,立遺囑則更多的是為了防止家庭財產損失。如今,獨生子女父母已然成為了深圳遺囑訂立的主力群體。來自深圳遺囑庫的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3月20日,已有6636人成功在深圳遺囑庫辦理了遺囑登記與保管手續。在已辦理的遺囑登記項目中,60歲以下人群達1065人,占比16%,2017年到2018年該數據變化最為明顯,從9%提升至17%。而這一部分人的孩子,大部分都是獨生子女。

小產權房和村集體股權繼承,也逐漸成為深圳人遺囑的新內容。深圳地域的遺囑逐漸出現鮮明的城市印記,遺囑中涉及的很大一部分為小產權房和村集體股權的分配。

“歸根到底還是‘深一代’的逐漸老去,他們持有的財產為小產權房和股權,也開始面臨繼承的問題。”崔衛群告訴晶報記者,目前,訂立遺囑過程中涉及的財產大致以房產、存款及村集體股權為主,涉及房產的占比為91%,其中涉及小產權房的占比為43%,存款的占比為52%,村集體股權的占比為26%。

溫情和牽掛

流淌在“幸福留言”之中

很多深圳家庭除了財產上的傳承外,還有精神和家風上的傳承,深圳遺囑庫的“幸福留言”,是老人們在財產分配之外,留給孩子們的精神傳承。很多留言都感人至深,流淌著家庭成員之間的溫暖和親情。

“當老人的遺囑生效的時候,如果他們留下了‘幸福留言’,我們就會將遺囑和留言一起交給他們的繼承人。‘幸福留言’的方式有很多種,比如書面留言、視頻留言等。做‘幸福留言’的老人年齡層多在60歲左右,本身有一定的文化,希望他們的家族精神和文化、他們對子女的愛和期待,能通過這種特殊的方式傳承下去。隨著深圳立遺囑人群日趨年輕化,做‘幸福留言’的人也逐漸增多。”

在周思奇的腦海中,至今仍留存著一個令她感觸很深的例子。有一對60多歲的夫妻在深圳打拼了一輩子,名下有一套房產。他們有兩個女兒,卻在遺囑中把唯一的房產留給了小女兒。留給大女兒的,則是老夫妻在深圳遺囑庫的一紙“幸福留言”。

在留給大女兒的“幸福留言”里,老夫妻向大女兒解釋了他們“偏心”的原因:雖然小女兒夫婦工作還算穩定,但工資不高,一直買不起房子,現在仍住在單位的宿舍里。因為經濟問題,小女兒夫妻一直都沒有生育計劃。老兩口考慮到小女兒的經濟情況,希望能把自己這輩子唯一房產留給小女兒,讓這對小夫妻能有自己的小家,生兒育女,涵育屬于他們的美好生活。

最后,老兩口在對大女兒留言中深情地說:你是我們最驕傲的女兒,靠自己打拼出了一番天地,我們非常欣慰,你們夫妻都是我們的好女兒、好女婿!老兩口希望大女兒夫婦能理解這個“偏心”的決定,在他們百年之后,姐妹不要因此產生芥蒂,一直互相照顧、互相扶持……

在幫這對老夫妻辦理了“幸福留言”之后,周思奇說她深深感受到了他們作為父母的良苦用心,對子女的深愛和牽掛。

在深圳,遺囑不僅僅是對身后財產的分配。一紙遺囑的背后,都有一個家庭成員之間曲折動人的故事,閃現著深圳人對家人和親情的維護,也能體現出深圳人家庭觀念的不斷變化和進步。

事例

老人立遺囑全部財產留兒媳

人們常說,人生最痛苦的三件事莫過于“少年喪父,中年喪偶,老年喪子”。幾年前,鐘銘(化名)的突然離世,讓這三種痛苦同時降臨在了鐘家人身上。眼見著鐘銘的雙親深受打擊,悲慟欲絕,還有年幼的兒子人生中第一次見證生命無常的懵懂、恐懼和傷心,鐘銘的妻子只能擦干眼淚,強打精神,接過了丈夫作為家中頂梁柱的重擔。

在時間的治愈下,鐘家人終于互相扶持走出了親人離世的痛苦,生活逐漸歸于平靜。在鐘銘父母眼中,兒子性格溫和,聰明孝順,從讀書、工作到結婚生子,一直都是個不用家長操心的孩子。但最近,他們不得不開始操心兒子的身后事,其實也是自己的身后事。

鐘銘的父母打拼一輩子,在深圳買了一套房,也就是目前一家人所住之地。本來兩老是打算將房子留著兒子,但是突遭變故,兩老便希望能將這份心意延續到孫子身上。考慮到自己還有其他親屬,他們決定通過立遺囑的方式,將這套房子做相應的分配。

當他們來到深圳遺囑庫,在跟律師的交流中,他們卻想起了兒媳。這幾年兒媳依然和他們生活在一起,照顧著整個家庭,這份真心感動著他們。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他們已勝似親人,孫子年紀也還小,何不將房子給兒媳呢?

這個決定并不多見,但兩位老人堅定地認為,寫兒媳的名字和寫孫子的名字其實沒有太大區別,他們都是兒子最親密的家人。有了愛,這套房子也才能被稱為“家”。將來如果兒媳改嫁他人,只要兒媳的新家人對孫子好,他們都能夠接受。

兩位老人的決定也感染了承辦的律師。在一切手續辦妥后,律師也不忘告訴兩位老人,將來孫子成年了,他們想直接將房子給孫子,只需要修改遺囑,改成由孫子受遺贈即可。(晶報記者林菲吳欣實習生李燦彬/文、圖

[責任編輯:劉婷]
一肖中特公开验证 彩票店倒闭 浙江20选5综合走势图 p3字谜牛材网 南粤风采三十六选七 云南时时走势图表 907彩票送彩金 赛车pk10冷热趋势 22选5走势图表福建 时时软件开发 网络彩票输了可以报警吗